問 : 我第一次很生父母的氣。我的怒氣和愛有很大的衝突,使我覺得很傷心。你可以幫我嗎?

如果孩子了解可憐的父母在不知不覺中、在無意識的情況下對他們所做的事,每個孩子都會很生氣。他們一切的努力都是為了孩子好。他們的出發點是善意的,他們的意識則為零。無意識之人手中的善意是很危險的,它們無法帶來他們意圖中的結果,搞不好還會恰恰相反。

每個為人父母者都想把美好的小孩帶到這個世界上,但是看看這個世界,它就像一間孤兒院,根本沒有父母存在。事實上,如果它是一間孤兒院的話,倒也比現在好,因為至少你會做你自己---沒有父母來干擾你。

這個怒氣是很自然的,但卻是沒有用的。生氣幫不了你的父母,反而還傷害你自己。

據傳佛陀說過一句非奇怪的話:你生氣是在為別人的錯誤處罰自己。第一次看到這句話的時候會覺得它好像很奇怪:你生氣是在為別人的錯誤處罰自己。

你的父母在二十年前、三十年前,做了一件事,而你現在感到生氣。你的怒氣無助於任何人,它只會在你的心裡留下更多的創傷。我要向你解釋小孩子如何被養育長大的整個機制,你應該會比較了解發生過的事都是會發生的。你的父母被他們的父母制約,你無法找到最初要負責任的那個人,這已經一代傳一代了。

你的父母對你所做的事,就恰是他們的父母對他們做的事。他們是受害者。你將對他們抱以慈悲之心,也會高興你將不會在你的生命裡重蹈覆轍。如果你決定有小孩,你會高興將打破這個惡性循環,你可以變成一個句點。你不會這樣對待你的小孩或是別人的小孩。

你應該感到很幸運,有師父可以向你解釋父母和小孩之間的情況—複雜的養育、善意的出發點、壞的結果,每個人都盡力在做,而世界卻變得愈來愈糟糕。

你的父母運氣就沒那麼好了,他們沒有一個師父—而你卻在生他們的氣。你應該仁慈、慈悲、有愛心。他們不管做了什麼,都是無意識的。他們不會做別的。他們所知道的一切都在你身上努力過了。他們很受苦,也創造出世界上另一個受苦的人類。

他們不清楚自己為什麼會受苦,而你可以清楚地了解人為什麼受苦。一旦你了解痛苦是怎麼衍生出來的,就可以避免在別人身上做出同樣的事情。

對你父母有點憐憫之心吧。他們努力地工作,盡了一切的努力,但是他們對心理的運作一無所知。他們並沒有學到怎麼當個爸爸媽媽,他們學到的是怎麼當個基督徒、怎麼當個馬克思主義者、怎麼當個裁縫、怎麼當個水管工人、怎麼當個哲學家—這些都很好、很必要,但是它們少了根本的東西。如果他們要生小孩,最重要的教導應該是怎麼當個媽媽、怎麼當個爸爸。
你很幸運,可以了解父母的處境。他們並不是特別針對你的,換做別的小孩被他們生下來,他也會受到一樣的對待。他們的程式就是如此,他們也很無助。對無助的人生氣是不對的,這樣不公正、不公平,而且對你有害。

你真的可以藉由變成一個我所說的個體來幫助他們:更有意識、更警醒、更有愛心。看到你的樣子只會讓他們有所改變;看到你有這麼大的轉變,只會讓他們仔細思考,也許錯的是他們。沒有其他辦法了。你不能在理智上說服他們,他們可以做理智上的辯論,但辯論絕對是改變不了任何人的。唯一能使人改變的,就是你的個體性所散發出來的魅力、磁力、魔力。這樣你所觸摸到的,都會成金。

所以,與其浪費你的時間和精神生氣、和早已不存在的過去抗爭,不如把你整副的精力都拿去取得你個體的魔力。這樣父母看見你的時候,他們無法對你養成的特質、那些自然而然會吸引人的特質無動於衷—你在即使是怒氣確實會比較適切的情境裡,所散發的清新、善解人意、無條件的愛和善意。

只有這些能夠成為真正的爭辯,你一個字都不用說。你的眼睛、你的臉、你的行動、你的行為、你的回應,就會讓他們有所改變。他們會開始探詢你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你如何成為這樣—因為人人都想要這些特質。這些是真正的財富,沒有人富有到可以不用擁有我所告訴你的這些東西。

所以,把你的精力放在蛻變自己吧。這會幫助你父母的。也許還會創造出連鎖效應也說不定,你父母也許有另外的小孩,他們也許會有朋友,就這樣一路影響下去。

就像你在寧靜的湖岸上坐著,向湖裡投下一顆小石頭。這顆石頭很小,所以它一開始先創造出一圈小漣漪,但是一圈接著一圈……一直傳送到遙遠的湖岸,湖有多遠,就傳送到多遠。而這只不過是一顆小石頭而已。

我們正活在某種新的氣氛中、新的心理之湖裡,不論你在這裡頭做了什麼,你都會在四周創造出某種震動。它會觸動人們,觸及那未知的泉源。

創造出正確的個體性的小漣漪吧,這會觸及很多人—尤其是那些和你最親密的人。他們會最先看到,並帶著極大的驚嘆來了解。所以感覺幸福一點吧,你有機會可以得到完全的蛻變。同時去幫助你的父母吧,因為他們並沒有這樣的機會,憐憫他們吧。

OSHO

 

Index_2010May  

oldpa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