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娜:我的心跳很快。我的問題是,人要如何才能夠找到做事的真正尺度呢?

海寧格:是有個內在取向。如果妳去注意這個內在取向,並且專注於妳的中心,妳便能夠知道什麼時候是尺度的限度。而正確的尺度又是什麼。我們經常透過理智去找到正確的平衡,而這樣做卻會經常出差錯。內在感知是更為可靠的取向。例如說:當妳對某事感覺非常強烈時,妳可以去信任這個感覺,並讓自己完全地表現出來,感覺本身就在指示妳去做適度的表達。妳如果可以長期訓練自己這樣做,就能夠保持平衡的感知,並且不會逾越尺度。

這有別於想像的感覺。想像的感覺是種錯誤的感覺,比方說:受害者感覺。錯誤的感覺會讓人們逾越尺度、而無法專心。但從真實情況直接湧現的感覺,總會有個尺度,即使人們以為漫無章法。直到有一天,才猛然醒覺:現在就對了。當然,人們可以在各種狀況中去認識到尺度的問題。

也有人以為,尺度較小較安全。但這是錯誤的,只有正確的尺度才是安全的。尺度來自妳和事物、任務或某個人互動的結果。對此,我們是無法事先預想的。

至於意外的狀況,我們並無法改變意外後的後果,妳必需承擔那個後果。但妳可以讓它們提醒妳往昔所發生的事,而去減輕那個後果。使它不再如此沉重。並在妳的心中給予每個人一個位置。其餘的,妳必需接受為妳的命運。

最難接受的事,是人們在創傷、意外、與不幸之中,去了解自己還活著。事實上,妳從每個為妳付出代價的人那裡接受了妳的生命。意思是說,每個為妳付出代價的人,他會希望看見他的付出沒有白費。所以如果妳能以別人付出的代價而接受自己的生命,並用這個生命好好做一些事,他們便會甘於付出一些代價。但如果妳讓自己持續悲慘且不幸,那麼他們的付出就全部白費了。

改變本身,就會碰觸到壓力,不論妳是變得比較幸福或不幸。當人接近自己的真實本質時,總是會感覺到害怕。而一個人如果過早喪失與父母其中一人的聯結,孩子若尚未堅強到可以承受這個悲傷,將會轉以憤怒來代替。這樣的轉向輸出,由於沒有真實呈現出他內在的實際經驗,孩子在事後將會留下羞愧的陰影。 但其實,面對未成熟的個體,我們可以視之為、那對於當時的對方來說,是適當的出口。重點是協助對方感覺到與與自己父母親的愛。

現在來練習一下:
現在,想像妳是一個小孩,躺在母親身旁,帶著愛心看著她,看著她的臉,然後口張開、深呼吸,感覺妳內心中所有的愛去說-親愛的媽咪,請祝福我。讓自己一再地看著母親,一再地重覆著這句話,直到胸中的憤怒褪去、悲傷湧現,再從悲傷平息下來之後,碰觸到愛的妳,內心中將能夠感受到和平。有和平的感受時,就準備好了進行自己的下一步了。

能夠以愛從別人那裡接受的人,是謙卑的。以愛接受必需退讓,並且捨棄部份的力量,這樣才會使人易於給予。但當我們以此方式接受時,我們也會得到力量,俾使我們能夠回報。當雙方都是謙卑的,人們便能夠保持平等地位。在伴侶關係中,男人所有的正是女人缺乏的,而女人所有的也正是男人所缺乏的。不論是付出的能力或是獲取的要求上,他們都有平等的地位,在其他層面上來說也一樣。起初的關係,都是始於有所克制的需要。因為給予和接受的能力是有限的。這適用於所有的關係。懂得在關係裡去建構彼此都感覺審慎而適度的關係,較能從中感受到幸福。

最佳的施與受方法,是對對方作出具體而明確的要求。以避免不清楚的說詞,對對方所造成的無形壓力。

孩子不能夠去干涉父母之間的事。不論幸福或不幸福,孩子知道父母的事都會變成負擔。
「忘記」,是一種高度的精神訓練。 放下本身,可以讓事件剎那間消失,所有人可以自行去處理自己內外在的衝突與爭執。

當某人違反了愛的序位,以孩子的身份批判父母,或是僭越了自己的身份,想知道父母之間的事,那就是把自己的位置擺在父母的高度之上。如此一來,長幼有序的結果被違反,則孩子(序位較低者)就會在不知不覺中,趨向失敗、不快樂與不幸福的受苦。解決之道只有一個:妳要從父母的關連中抽離出來,並且去感激一切美好的事,從中學習,回歸秩序。(烏那:我也想學習。但我如墮五里霧中!海寧格:不要緊,多留一點安靜的時間給自己,等待心中正確的感覺出現。只要妳願意給自己安靜的時間,它最終會浮現的。)

真正的知識總是指向實踐,一旦你想知道超過實踐所需要的,知識就會產生破壞力,而取代了實踐。

 

 

創作者介紹

[陽小光]身心靈合一諮詢:姓名學.塔羅牌.占星.OH CARD.系統排列.催眠~2006年執業迄今~

oldpa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