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秘密-秘密:說不說?怎麼說?
來源:《心理月刊》 2013-04-23 21:43 編輯:​​張茵萍 文:張茵萍Laurence Lemoine
  
秘密憋在心裡,常常令人感覺不堪重負。恥辱、自責、無法觸碰的創傷、保護親人不受傷害……每個秘密的產生,都有當事人確信只能如此的原因。揭密,有可能讓一些親人無法承受,沉默,又可能傷害到另外一些親人,這使得我們陷入兩難困境。

許多心理學家認為有個標準可以引導我們:每個人都有權知道與自身歷史有關的事情。但評估秘密是否需要全部說出來、對誰說、什麼時候說、怎麼說,必須就事論事。在如此敏感的領域,我們沒有神奇秘方,只能為讀者提供一些思考的途徑,以供參考。

  說,還是不說?

許多精神分析學派心理專家認為,只有把秘密說出來,才能讓我們擺脫這種代代遺傳的秘密的影響,繼續前進。精神分析師朱松認為,“最理想的狀態是,受到影響的所有家人能坐到一起,把事情放到檯面上來​​公開討論。但是現實中做起來可能很困難。如果社會氛圍不鬆解,家庭的氛圍怎麼能鬆解呢?”如果無法與家人談論,朱鬆建議自己一個人去做家庭治療——從家庭的角度出發的個體治療,與心理治療師訴說秘密。 “家庭就像是站在一塊平衡木板上的一群人,一個人被觸動,開始改變,整個平台就會不穩。為了家庭達到平衡狀態,其他人就都要挪動,就會改變原來固化的情況。一個人治療也可能解決秘密產生的焦慮問題。”

“其實家庭裡面根本就沒有真正的秘密。”家庭系統排列導師鄭立峰說。無論怎樣嚴防死守,秘密最終都會洩露出來。有時是因為人們的言行背叛了自己(口誤、矛盾的言論和遺忘的文字等),有時是因為知情者渴望擺脫內心的重負。鄭立峰強調,揭露的同時要保護家庭隱私。 “不必把家庭秘密揭露給家庭以外的人。重大秘密的揭露尤其要謹慎,可以找專業人士幫助。在心理治療師提供的安全的環境下,把問題揭露出來。”

  什麼該說,什麼不該說

鄭立峰告訴我們,做家庭系統排列時並不需要發掘背後的故事。 “新一代家排認為過程比內容重要,只要確認他的確受到某種家人的東西牽引,看到這影響力的來源就能進行。”

對待秘密,家庭系統排列有3種態度——

  1、家裡存在過什麼人一定要講。家庭系統裡存在過的人都是系統的一分子,所有人都要被承認,不管這個人當年做了什麼事。

2、一些家庭重大事件、經歷需要講,同時要說明如何面對、處理問題。比如,當年你的一個叔叔因為殺人坐過牢。如果你說這是家庭之恥,不要認他這個叔叔,就會有影響;如果說他已為自己的行為負責,就不會影響,或者有正面影響。

3、自己負面的情緒不能找下一代訴苦。如果父母因為某件傷心事有很多負面情緒,不能找孩子訴苦,不能把孩子牽扯進來。

  保留好秘密,揭露壞秘密。美國家庭治療師伊雯·殷伯-布雷克把秘密區分為4種,認為我們需要將好秘密與壞秘密區別對待。

有利於我們的幸福和個人發展的“好秘密”需要得到保留。包括輕鬆有趣的“甜蜜的秘密”,比如生日派對的籌劃、求婚計劃和給新生兒取名字的選擇等;還包括反映我們的脆弱、羞怯和困難的“重要的秘密”,比如我們在日記中的思索、在某些親密時刻的耳鬢私語,等等。

會嚴重傷害保守秘密的人和被排斥在外的人的秘密就是“壞秘密”,包括“有害的秘密”和“危險的秘密”。 “有害的秘密”構成了我們常說的家庭秘密,比如某個長輩的自殺被說成是出車禍,有一個同父異母的私生子兄弟等。有害的秘密保守得再嚴密,也可能以出乎意料的方式暴露出來,也許是在一兩代之後,它們會左右人們對生活道路的選擇,影響人們的自我發展,所以即使情況不緊急,也應作好揭秘的準備。比如事先對揭秘必然導致的衝擊進行評估,揭露時讓保守秘密的人有機會對沉默的原因作出解釋,這有利於讓他/她意識到自己的錯誤和造成的傷害。 “危險的秘密”是指那些可能直接威脅到某人生命和身心健康的秘密。比如感染艾滋病的男人向妻子隱瞞,丈夫毆打妻子或孩子,叔叔亂倫等。如果知道了某個危險的秘密,就應該立即有所行動,同時,必須想辦法保護受害者,也要小心因為得不到受害者的支持而陷入尷尬的境地。

  怎麼對孩子說?

  永遠不要對孩子撒謊。兒童精神分析學家弗朗索瓦茲·多爾多在《正確和孩子說話》中說:“永遠不能對孩子撒謊。說真話,不見得要整個地說出,但是,永遠不要全盤掩蓋真相。”其弟子迪蒂耶·杜馬說:“每個人都有一些弱點,有可能摔跟頭或犯錯。孩子們也很清楚這一點。真正的錯誤,是對孩子隱瞞。將事實告訴孩子,並解釋自己犯錯誤的原因,能夠讓孩子汲取教訓,避?免?重蹈覆轍。”

不要隱瞞與孩子出身和未來有關的事。精神分析學家克蘿德·阿爾莫斯說:“孩子有權知道與自己有關的一切事情,比如他們在血緣關係中的位置、被收養的事實、親人的死亡、同父異母或同母異父的兄弟姐妹、正在發生的家庭變化、搬家計劃、自己或父母的疾病。總之,所有與他們的出身和未來有關的事情,我們都沒有權利隱瞞,因為這些信息屬於他們。”

中國文化重視血緣,很多父母不會告訴收養子女他們的真實出身。 《收養法》甚至有規定:收養人送養人要求保護收養秘密的,其他人應當尊重其意願,不得洩露。但是作為父母,更應該選擇對孩子的成長有利的做法。專家建議:從孩子來到身邊開始,就應該明白地說他是父母收養的、也是父母渴望的孩子。父母無法生育和收養過程等細節,可以根據孩子在長大過程中提出的問題逐一告訴他。如果已經長時間對孩子隱瞞了與之密切相關的信息,亡羊補牢永遠為時不晚。

即使很難開口,也必須向孩子承認錯誤,不應該讓孩子在錯覺的基礎上進行自我建設,還必須幫助孩子為心中的疑問找到答案。

  不要跟孩子講父母的私生活。克蘿德·阿爾莫斯認為不能把一切都告訴孩子:“孩子沒必要知道成年人私生活的一切。必須讓孩子明白禁止亂倫的原則(父母的性生活與孩子沒有關係),並讓他們明確每個人的正確位置:作為孩子的負責人,父母有權詢問孩子要去哪里和與誰在一起,反過來就不正常了。大人之間做的事情與孩子無關。”

  採用符合孩子年齡的語言。向孩子揭露某個秘密時,首先要對孩子需要知道的和與孩子無關的進行甄別。如果父母因為其中一方出軌而準備分手,沒有必要將此原因告訴小孩子,因為這會讓孩子麵對其年齡還無法理解的問題。無論秘密是否與孩子有關,無論事實是否曾對孩子隱瞞,他們首先需要明白秘密在父母身上導致的情緒是什麼。當不安已經傳遞給孩子,仍然聲稱沒有任何問題,將會為孩子樹立拙劣的榜樣,甚至打破孩子情緒的平衡。可以告訴孩子:“我們確實出了點問題,但跟你沒有關係,我們會處理好的。”當孩子確信父母正在解決他們成年人的問題,就會放心地罷手不管。向孩子揭露秘密不存在什麼理想年齡,要找到一種與孩子的思想水平匹配的說法方式,措辭要簡單,語言不能太複雜。

  揭秘之後,漫長的過程

揭露家庭秘密必須經過深思熟慮,這需要有一定的勇氣和技巧。但是,我們也要意識到,所有的問題不會在瞬間全部消失。說出真相只不過是漫長的修復過程的第一步,它意味著交流方式和默契網絡被動搖,整個家庭經濟也需要重新找到平衡。揭露秘密之後,可能需要忍受某些人的憤怒,傾聽某些人的悲傷,反复解釋打破沉默的動機,表達在真誠的基礎上重建關係?的?渴?望。

鄭立峰:“影響我們的不是秘密,而是態度。”

■ 《心理月刊》:每個家庭都有秘密?

  鄭立峰:多少有些秘密。每個人都要有自己的空間感、小秘密,父母不可能把自己所有事情都告訴孩子,而且父母往往不知道什麼事情應該告訴孩子。例如,父母其中一方在婚前有愛人,因為種種原因被迫、非和平分手,當事人通常不跟現在的伴侶、孩子講這件事,但是孩子的行為態度有可能會表現得像那個人,就像是這個人在家庭中再生一樣。

■ 這個時代分分合合有很多,都要和孩子講嗎?

你如何對待這件事情的態度是關鍵。如果你心裡恨死那個人,你講不講,孩子都會感受到你的恨,會受影響;如果你在心裡能與那個重要的人和解,尊重那個人,不管知道不知道,孩子都不會受到影響。

不是家庭的秘密本身影響下一代,而是我們應對自己人生的態度,才會影響下一代。所以,不必什麼事情都告訴下一代。

■ 揭露秘密,一定會帶來好的後果嗎?

如果當事人沒準備好,或者心態沒調整好,結果就不一定。關鍵是當事人的態度。有些人只是看到,家庭以前發生的事件如何影響到自己,只是為現在的狀態找一個合理解釋:都是爸爸媽媽爺爺奶奶不好,搞得我這樣子。秘密如果成為推卸自我責任的藉口,這種揭露對當事人是沒任何好處的。如果說這一刻我可以放下了,可以面對自己的人生了,那就是好事。

■ 家庭的秘密也可能成為我們成長的資源?

如果你以適當、建設性態度去面對,它就可能成為很好的踏腳石,讓你的人生跳到其他階段。從另一個方面看,這種創傷遺傳模式,也可能是人類進化的臨時性保護措施,對人有好處。上一代面對不了的創傷、解決不了的情緒問題,會留給下一代來解決——就像電腦將無法處理的病毒進行自動隔離,不讓它影響電腦正常運作,等殺毒軟件升級到可以殺掉這個病毒時再處理。如果下一代能夠找到解決方法,就能把處理方式也傳下去,下下代就不會再重複以前那些錯誤,就更強了,進化了。


轉自 http://www.psychologies.com.cn/dossier/familysecret-4 

創作者介紹

[陽小光]身心靈合一諮詢:姓名學.塔羅牌.占星.OH CARD.系統排列.~2006年執業迄今~

oldpa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