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祖母 基莎.克洛瑟《你的言語具有力量》

Kiesha Crowther_660c4_2c9f  

人類被賦予了一種強有力的禮物,而那是地球上其它生物所沒有的:語言力量。動物之間以及動物與我們人類之間都一直都在交流,但是能用語言交流僅限於人類。通過我們的語言,我們就能夠用特別的方式去創造。聖經說到:“在開始的時候是語言…, 語言就是神。這被理解為語言是可以創造的。實際上,我們有能力為我們的思想和感情表達言語,這也孕育出整體的人類經驗。然而,我們大多數人把這個天賦想做是理所當然的而不了解我們的言語的力量是可以創建或毀壞的。

我們目前處在地球面臨越來越多的混亂、改變和破壞的時刻。不幸的是,我們已經變得沉迷於媒體告訴我們的事實並且一直被動的通過言語去接受憤世嫉俗的概念和恐懼感。這樣的話媒體就會保持我們對它的依賴狀態。儘管很容易去相信這些並繼續鸚鵡學舌般的在我們的言語中散佈憤世嫉俗,負面和恐懼感,我們必須再一次主動意識到我們語言的力量。我們必須拒絕去談論,甚至拒絕回想我們被教導的世界的情形。

我們可以讓一個新的景像出現並讓我們的言語把這個新的景象帶入現實。我們可以看到毀滅正在發生並從我們的內心回應,並努力不僅僅看到事物的毀滅並看到其中潛在的被創造的新事物。這就是訣竅—這就是我被示見的人類需要做的如此重要的事。不要集中視線盯著暴風眼而是要超越它,要看到水平線上那隻有讓舊有的一切死亡才能到來的彩虹。無論我們面對什麼, 我們能看到機會和希望,或者我們看到的是毀滅,混亂和無意義感。這將決定我們生活在其中的現實。

我們的聲音就是我們的振動. 所以我們必須意識到隱藏在我們的語言後面的能量是破壞性的還是建設性的。無論你說什麼樣的語言,你都是在把你的能量傳給他人。如果你談論死亡、毀滅、恐懼、混亂,或稀缺感,你同時也很可能在詳細的思考和想像這些事情。在某些層面上,我們是可以選擇的。即使是在說話之前,我們就能覺察到某些我們正在想像的和我們將要向它投射能量的事。你真的能阻止一連串念頭並拒絕往下想。你可以改變頻道而從不同的角度看待現實。這就是想像和帶來人類新的未來的關鍵。當我們面對一個明顯的現實,我們需要能夠想像不同的東西,通過我們的承諾,我們的語言,和我們的靈性意圖來實現。

在個人層面這也同樣是真實的。我們所使用的語言在我們的個人生活中造成積極或者消極的後果。說別人閒話不僅是浪費生命能量讓我們變得虛弱,而且我們所創造的負面能量也會依附在我們和我們談論人的身上。因為能量總是在雙方之間流動,我們投注給世界什麼就會被回饋什麼—我們能確認的是:如果我們挑剔和吝嗇的對待他人,那麼我們也將被如此對待,或者已經被這般對待了。對他人的吝嗇通常掩飾著對自己的刻薄。如果某人在一群朋友裡面傳播流言蜚語,那麼群裡每一個人的能量都會大幅度降低。這也降低每一個人的振動頻率。然而如果我們在這個情境的話,我們可以選擇積極的去改變它。通過運用我們語言的力量,我們能夠改變頻道和能量。我們可以為某個被別人語言攻擊的人說些正面的事情,即便是小事。這實際上需要深入挖掘並找到你們自己內心的慷慨,從不同角度看人,而不僅僅是編造一些好聽的話。僅僅是說一些正面的話並且真誠的感受它,你就能通過把慷慨和富有同情心的情緒帶到房間裡從而阻止負面能量的影響。


雖然我們無法控制別人在我們周圍怎麼說,或者對我們說什麼,我們卻能改變別人言語對我們的影響。這是很重要的。因為如果我們容許的話,別人對我們說的話或者關於我們的話能改變我們對自己的感受以至於能使我們失去力量。假如你正在路上走著,突然有個人非常激動和憤怒的攻擊你並對你大喊大叫:“小心點,你這肥牛”。你會容許這些話進入你的心嗎?你會接受這些話是真實的嗎?我們經常允許他人的言語糾纏我們並且認為他們說的就是真實的。 .在生活中,我們會把這些言語攜帶放在頭腦裡,即使那是從一個憤怒的陌​​生人那裡說出來的。


我們需要明白,我們有能力接受或不接受那些別人談及我們的話。你可以選擇如何回應負面的口頭語言。 99%的時侯,人類以同樣的方式回應指向他們的能量。如果某人用和善和關愛的語言來稱讚你,你最有可能也是用善意的話去回應他(她)。然而如果某人對你咆哮​​某些負面的話,99%的時侯你也會用憤怒和防禦性的語言回應---而這樣負面的能量就越來越大。我們都看見過在這種情形下局勢如何失控。然而如果我們意識到自己語言的力量,我們就會竭盡所能改變狀況,拒絕使用破壞性語言並陷入負面的能量反應上。


因為愛是最強大的能量,它總是會最終贏得勝利。如果有人對你大吼大叫或貶低你, 如果你選擇不接受他們的話並以友善的話語回复,你就會把能量從負面轉為正面。即使在那時那個開始對你生氣大喊大叫的人不知道怎麼回應你的和善並還繼續說些粗魯的話,他(她)會在意識中帶著你的話離開而這些話會產生影響。


我們所使用的語言對我們的孩子特別有影響力。多少次我們做父母的變的憤怒或者只是因為筋疲力盡而喝斥孩子們保持安靜。或者我們說:“不要四處跳來跳去,你快把我弄瘋啦”。孩子很可能是一直試圖要表達自己,但是她從父母那裡聽到的是非常嚴厲的禁止---這些會妨礙她在將來自由的表達自己。這肯定不是我們想要的。


當我們消極的說話時,我們真的是在給現實烙上一個圖景,如果我們的言語經常重複到一定程度的話,甚至只是在心裡暗暗默念,現實將會開始符合我們的話語。如果我對朋友提到:“我做什麼都不會成功”。我基本上是在引導現實如何響應我的努力,特別是如果這些語言被已經被變成習慣和無意識的情緒支持時。我其實是在詛咒我的努力變為失敗。同樣地,如果我這樣和我朋友說:“我就知道這樣做會很完美”。我就是在允許這發生並且為成功鋪平道路。


在這個意義上,我們的語言有一種幾乎魔幻般的力量來構建我們的現實。當你話語充滿正面能量、真誠、慷慨和美麗的並且用承諾珍視你的話語,別人就會以信任,開放,和尊重的態度來回應你。你為美麗和正面性的事物向你湧動鋪平了道路,因為你用你的每一句話積極的吸引它們.你所散發出的一切都會以能量的方式回饋你。一旦你知道你所說的和你對他人說話的的方式將會反射到你身上,你就可以開始通過盡量以友善和愛的方式說話在你周圍去創造你想要的善與愛的世界。


當我去很多地方去演講的時候,很多人明顯很關心2012將會發生什麼。他們有理由擔心是否地球磁極將會轉換和這對他們家庭,社區和日常生活可能意味著什麼。當回答這類問題的時候,我很清楚我必須小心斟酌我的用語。儘管我已經被示見一些將發生的情景和地球變化,我還是很小心不把這些當做真實情景來告訴別人,或者用會造成恐慌的方式演講。 (那些可能是我的現實,但是每個人必須做出對他或者她來說什麼才是真實的決定)這是至關重要的,因為我們如何使用我們的意識是目前最重要的事。現在通過大量的人類意識活動,我們能影響未來,而恐懼只會創造出恐懼的的局面。我們可能改變不了最終必須發生在地球上的事情,但是事情如何發生正在每時每刻,日復一日的被創造。這就是為什麼沒有一個人能精確的預見在地球上將要發生什麼事情及什麼時候發生。從某種方式來說未來已經存在。但是在從某些角度來看,未來還沒有出現。我們正在創造未來!因此我們都應該積極的觀想和談論至善至美的事,尤其是我們希望創造的事物。


如果我們都這麼做—--想像一個把愛作為最高原則來管理人類的新地球—我們將幫助宇宙創造這個現實。如果我們只說充滿愛和高頻振動的語言,我們將在地球上創造出更高的振動。我們將組建我們集體的精神力量並召集使用它來創造一切,同時找回恢復我們作為人類的神聖的天賦。

oldpa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