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們對某些事情抱持著理想主義的時候,看到外界的事物(跟理想相違背)就會產生情緒,這時候也很適合回來看見自己,因為自己還不夠格,那格是什麼(我看到的也只有一個,盲目認同了理想,而失去了真正的作法)。

此時,被恐嚇的是誰?

格子是可以一直往上爬的啊。哈~看格子變成框架或是階梯。

我可以夢想喜馬拉雅山的山頂,我也知道我連陽明山都無法輕鬆爬上。該練習的人,是我跟我所有可能的夥伴們,我的夢想不一定要變成別人的夢想,誰說每個人都要登山?

當我們滋長出了一份同理心,也會瞥見那些其他的美好,其他路途的壯闊,至於還迷失的人,迷路跟停滯期一樣,總是會在某些時刻發生,但那卻是突破的起點,期待人家快速打破停滯, 也只是自己的夢。帶著祝福,願迷途歸返,或是找到一條更適合對方口味的路,願能穿越停滯,祝福會為它帶來新的方向或資源,卻不一定是我們所預期的,祝福是種帶著光與愛的臣服品質。

爬自己的格子,可以向上,也可以向下,快速移動且毫不費力,是自己的事情。幫別人的手,自然伸出(如同在這世界上所有讓人成長或支持的地方或人、事、物),被接納或是拍掉了,都是對方的自由,這時候自己內在的自由會幫助自己接受一切,當然也可以選擇自己是否伸出援手。也繼續開展自己的能力與視野,也允許自己可以休息。尊重一切,生命與成長的每個階段,它有自己的肌力。
彩虹,有時候是破的,有時候七彩只有明顯的五彩掛天空,這些都不代表彩虹不完整。每個地方都有可仰望彩虹的天空~

WE ARE ONE!

【感謝生出文字的感觸,石頭丟入水,自然起漣漪。】

110131

oldpa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